新17玩民国谍影 > 历史军事 > 17玩民国谍影 > 第九百二十四章 露出踪迹(求月票)
    将一切事务安排妥当,宁志恒这才把于诚喊到自己的办公室里,把那份审讯记录放在桌案上,向前一推,示意于诚观看。

    “看看吧!简直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丧心病狂,钱忠手中犯下的人命无数,为了钱财什么都敢干!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于诚上前将审讯记录取在手中,仔细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罄竹难书!”宁志恒用手指用力敲击桌案。

    “坐下慢慢看,你得看一阵了,我们军统局的名声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毁在这种货色手里。”

    钱忠所犯下的罪行实在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太多,这些年来,只要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有机会捞钱的机会,他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从不放过,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于诚这样见惯鬼魅的老特工,看的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心惊肉跳,不时发出惊诧之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胆大妄为,去年政治部的两名官员潜逃上海投奔汪伪政府,我们本来收到了消息,正准备抓捕,可赶到的时候却扑了个空,原来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钱忠提前上门敲诈了大笔恰17玩民国谍影】疲缓蟀阉欠排芰恕!

    “绑架勒索,抢劫药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,竟然还杀人夺财,灭人满门…”

    审讯记录的最后,于诚终于看到了关于银狐的口供,口供上清楚地写明,钱忠自今年初被银狐策反,因受美色和钱财的诱惑,加入日本情报网,并开始为日本人提供各种情报,期间不和其他间谍产生纠葛,只听命于银狐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银狐直属的情报员,他的联系方式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单线的,他也不知道银狐的藏身之所。

    最后于诚长出了一口气,合上审讯记录,如释重负的说道:“处座,这个案子算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钉死了,钱忠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有九条命也不够杀的,我回去就向局座汇报,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钱忠现在怎么样?还…”

    宁志恒知道他的意思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怕自己手重,便开口说道:“放心,我还留了他一口气,总要防人于口,你先不要着急汇报,等明天我把其他涉案的人全部抓获,把他们的口供敲实了再说,这个钱忠毕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局座从家乡带出来的子弟,就算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失势了,可我们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要做到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于诚一听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连连点头,心中暗自点头,这个宁阎王心思缜密之极,做事滴水不漏,手段高明狠辣,这样的人绝对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只能做朋友,如果当对手的话,实在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太可怕了!

    宁志恒轻咳了一声,接着压低声音说道:“钱忠捞的钱不少,但我都会一文不差地交给局座,这件案子必须要确保不出岔子,不要因为小利生出事端来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宁志恒这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告诫于诚不要从中伸手渔利,因小而失大。

    于诚当然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个明白人,他深知其中厉害,当即点头答应道:“一切听处座的吩咐,关于这件案子,局座反应如何,我们也无法确定,自然要小心行事,不过处座,万一局座真的念及旧情,放钱忠一条生路怎么办?要知道打蛇不死,后患无穷啊!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可把钱忠得罪死了,如果钱忠不死,早晚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个隐患。

    “后患?笑话,落在我的手里,他还想翻身?”宁志恒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声冷笑,他花了半天的心思布的局,怎么可能留下留下手尾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汇报的时候,听一听局座的口风,如果局座对钱忠死了心,那就算了,我会尽快处置了他,如果局座有探视钱忠的意思,你马上通知我,我这就下手清除,不过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受刑不过,伤重而亡,反正我的手艺糙,局座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知道的!”

    宁志恒的口气轻松,丝毫不以为意,可于诚闻言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暗自撇了撇嘴,心里暗道,你宁阎王手艺糙,何止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局座,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全军统局上下谁不知道?这还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个绝好的理由!

    现在因为宁志恒的行动二处在清剿行动中,在通远门外多兴杀戮,重庆各大报刊又屡屡造势,军统局的威势更甚,可执行人行动二处处长宁志恒的凶名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更胜往昔,在他手里多死个人,算的了什么事?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按部就班,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在宁志恒的授意下,只要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被钱忠牵扯到的人员都被一一抓捕,包括他手下参与不法的几名亲信,还有他开设当铺的掌柜和伙计,这些人也都参与了杀人夺财的事情,他们跟踪事主,踩线打探,也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帮凶之一。

    只一个上午的时间,审讯科里的牢房里又装满了人犯,科长韦佳木只好请示宁志恒,于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宁志恒又挑选了十五名人犯,于当天的午时三刻,在通远门再一次执行枪决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动静依然不小,当执行告示张贴出来之后,消息顿时传遍了重庆市内,闻讯而来的人们把通远门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邵文光手下的情报科人员早早地就乔装改扮,纷纷隐身在这人群之中,暗中观察着周边的每一个人,仔细分辨着他们的容貌。

    宁志恒再次主持枪决行动,带队来到执行现场,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短暂的停留,在明正典刑之后,一声令下,又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十五个日本间谍被枪决。

    就在重庆市民们高声叫好的同时,张贴告示的城墙之下,一个中年男子混在人群中,这个人正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日本间谍长野一郎,他仔细记忆着告示上的每一个字,尤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被枪决人犯的名字,然后慢慢地挤出人群,离开了通远门刑场。

    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没有注意到,就在刚才,他挤到告示下面的时候,隐藏在人群中的几道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因为在宁志恒交给邵文光的四个间谍照片里,就有一张照片正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长野一郎,情报科人员早就牢记了四个人的体形容貌,重点守在告示下面,即便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长野一郎改变了装束和发型,可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被这些情报科特工们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长野一郎离开刑场之后,一路快行,徒步绕过两条街区,来到了一个新开张的饭馆,快步走了进去,

    此时正在柜台后面算账的掌柜抬头看了一眼长野一郎,微微点了点头,这个掌柜正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宫原骏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接到指令,在重庆就地潜伏下来,宫原骏花了些钱财,就近盘下了一个饭馆,摇身一变成了饭馆掌柜。

    长野一郎和宫原骏目光相碰,便不再停留,直接穿过大厅进入后堂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正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中午时分,饭馆里还有几位客人,宫原骏放下手中的算盘,嘱咐伙计了几句,也跟着进入了后堂的一个房间,小心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转身看着长野一郎,此时长野一郎正在一张纸上书写着枪决人犯的名单。

    宫原骏低声问道:“怎么样?今天又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枪决了哪些人?”

    长野一郎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应该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玫瑰小组的成员,总共十五人,名单我默写下来了,你今天晚上汇报给总部,唉!其实我觉得这样做,根本没有必要,情报网已经全军覆没,记录这些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宫原骏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眉头一锁,开口说道:“你太懈怠了,我们组织严密的情报网在短短一个月里,如同山体崩塌一般,被尽数破坏,总部认为,那宁志恒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再厉害,也做不到这一点,高崎科长一直怀疑在情报网内部有内奸出现,现在我们记录的枪决名单发送回去,仔细比对一下,就可以知道到底有谁,在中国人的清剿行动中漏网,这些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最直观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长野一郎心中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以为然,不过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要遵命行事,毕竟宫原骏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的上级。

    他很快将名单默写完毕,递交给宫原骏,接着说道:“这已经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第四批枪决人员了,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宁志恒主持,有这个人在,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,总要拿出一个办法出来吧!”

    宫原骏点了点头,说道:“自从观察小组被捕之后,我们对重庆的轰炸也停止了,军部一定不会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马上就会有新的行动,我们等候总部的指示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了,不要心急,对了,过两天我在饭馆的后面开一个后门,以后你从后门进来,走前面太显眼了。”

    长野一郎当即点头,两个人相互沟通了片刻,长野一郎这才起身离去,宫原骏也回到了前厅,继续招呼客人,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行动二处处长的办公室里,宁志恒正在嘱咐总务科长简正平。

    “钱忠案的财物要尽快清理,他存在银行的钱都转换成本票,还有那些古董文物都要另行存放,你的动作要快,这件案子要尽早结案,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钱忠的事情不能拖久了,日久生变,必须要快刀斩乱麻。

    简正平连声答应着,他对这位处长的作风已经非常了解了,做事情雷厉风行,绝不有允许有片刻耽搁。

    宁志恒挥手示意简正平退了出去,这个时候邵文光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几步来到宁志恒面前,低声汇报道:“处座,我们今天找到了两个人!”

    宁志恒闻言眼睛一亮,他赶紧问道:“能确定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们吗?”

    邵文光重重地点头说道:“能确定!如果一个人容貌相像,还可以解释为巧合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下子发现两个人,都长得和照片一样,那就绝对错不了了!”

    ___

    隐为者的新书《老胡同》刚上架,谍战精品,大家书荒可以看一看,支持一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