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17玩民国谍影 > 历史军事 > 17玩民国谍影 > 第八百二十章 汇报案情(求月票)
    于诚无奈之下,只好跟在谷正奇的身后,很快来到了局座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刘秘书为他们做了禀告,之后两个人进入办公室,向局座立正敬礼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局座正处理着手中的文件,坐在座位上,笔下飞快的写着,连头都没抬。

    谷正奇陪着笑脸,汇报道:“报告局座,我们情报二处和行动二处联合办理的空袭案获得重大突破,目前破获日本间谍小组,缴获电台和密码本各一部,特来向您汇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局座就停下了手中的笔,猛然抬头看着谷正奇,沉声问道:“密码本拿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拿回来了,请局座您过目!”

    谷正奇赶紧上前一步,将密码本递交到局座的面前。

    局座接过密码本,马上开始查验,正如谷正奇所料,很快,局座的脸上便充满了笑容,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局座笑呵呵地说道:“你们的动作很快吗,空袭案的内奸挖了出来,现在连电台和密码本都缴获了,快把情况和我说一说!”

    谷正奇看到局座的表情,心头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喜,赶紧转头对于诚吩咐道:“把案件的侦破过程仔细叙述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!”于诚高声答应道。

    他嘴上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答应了,可心里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暗自叫苦,他在这一次侦破过程中的表现欠佳,宁志恒已经答应为他遮掩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现在行动二处的结案报告还没有出来,自己也不知道宁志恒到底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如何叙述案情的,如果自己在向局座汇报案情的时候,隐藏推诿自己的失误,到时候和行动二处的结案报告上内容不符合,那欺瞒局座的罪名可就逃不了了。

    局座的为人他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非常清楚的,生平最恨他人对他阳奉阴违,隐瞒遮掩。

    下属们犯了事,直接认错也还罢了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如果敢在背后做手脚,那下场肯定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死路一条,绝不宽待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自己胆敢隐瞒不报,下场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可想而知的,想到这里,他不禁暗自叹了一口气,他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说什么也不敢冒险说谎的,现在只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据实禀告了。

    于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于诚不敢有半点隐瞒,把接手空袭案之后的侦破情况一五一十,全部向处座进行了详细的汇报。

    之前宁志恒曾经向局座汇报过空袭案的调查情况,但也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汇报了一小部分,并且说的轻描淡写,相对的简单。

    局座认真听着汇报,他只知道顾正青在华清宾馆被杀,宁志恒经过抽丝剥茧,仔细分析,顺着线索追查到章芳雯身上,后来的情况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于诚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唯恐汇报的不细致,将整个案件的侦破过程叙述了一遍,可谓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曲折离奇。

    宁志恒经过仔细分析,追查到了运来车行,之后顺藤摸瓜,找到了远泽贸易行的身上,然后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接连两次的秘密抓捕,撬开了计安民和侯向晨的口,终于将整个驼峰小组挖了出来,至此案情终于大白。

    整件案子侦破过程可谓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跌宕起伏,一波三折、柳暗之处花再显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短短四天的时间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作为执行人的宁志恒,在整个过程中根本没有半刻的停歇,从发现线索,分析判断,到制定追捕措施,实施抓捕行动,无不有理有据,清晰可循,宛如一部无声的电影,在于诚的口里,完整地展现在了局座和谷正奇的面前。

    叙述良久之后,局座这才点了点头,双手握在一起,轻轻地搓了搓,长出了一口气,感慨的说道:“叹为观止,精彩绝伦,短短的四天时间,无论发生什么情况,宁志恒总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做出最正确的判断,最后找到日本间谍的老巢,他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怎么做到这一点的?”

    谷正奇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惊叹不已,尽管他早就对宁志恒的反谍能力佩服不已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现在看来,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远远地低估这个年青人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笑着说道:“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啊!要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于诚全程参与了此案,了解其中的内情,我都怀疑宁志恒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这些日本间谍的上线,对他们简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了如指掌,抓个情报小组比抓鸡还容易!哈哈!”

    这一次的空袭案被破,无论怎么说,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情报二处和行动二处的联合行动,这份功劳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少不了的,谷正奇心情大好,自然也不吝啬几句奉承之言,况且,这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确实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局座接着说道:“之前宁志恒曾经向我汇报过一次空袭案的进度,不过说得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轻描淡写,我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知道银狐杀了顾正青灭口,可没有想到最后,他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把这条线索又接了回来,竟然能够挖出驼峰小组,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难得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对于诚问道:“你说之后对银狐的诱捕失败了?这具体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于诚苦笑道:“这一次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出乎大家的意料,谁也没有想到,侯向晨竟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诈降,他借用我们的手,给银狐发出了示警信号,我们白白忙活了一宿,宁处在远泽贸易行布下了天罗地网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银狐却根本没有露面,大家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空欢喜一场。”

    于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再次把昨天晚上的彻夜行动到今天中午诱捕失败,详细的汇报了一遍。

    局座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禁惋惜不已,连声说道:“太可惜了,这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个绝好的时机,错过了,哎,错过了!”

    谷正奇在一旁说道:“这个侯向晨,不,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井上贵彦!”于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对,井上贵彦,倒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个好对手,哎,运气不佳,如果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个软骨头,现在我们的收获会更大,日本人的整个重庆情报网都会遭受重创,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眼睛眨了一眨,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,向于诚轻声问道:“宁志恒向来自视极高,这一次被人给当了枪使,只怕要恼羞成怒了,他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出了名的心狠手辣,我估计井上贵彦这个时候都被他生吃活剥了。”

    局座一听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眉头一皱,他转头看向了于诚。

    于诚无奈地摊手说道:“我回到行动二处复命的时候,宁处正在审讯室处置此人,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隐约听见惨叫之声不断,后来听说他还把其他人犯都押过去观刑,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,我也不敢打听,汇报完任务,就被宁处给打发回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