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17玩民国谍影 > 历史军事 > 17玩民国谍影 > 第七百四十三章 突发情况(求月票)
    第二天的上午,宁志恒刚刚来到藤原会社,易华安赶紧将两份电文递交到他的面前,宁志恒接过来一看,忍不住惊诧莫名。

    两封电文的内容大同小异,一封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局座发来的,命令他尽快回到重庆,负责清剿潜伏在重庆地区的日本间谍。

    另外一份电文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黄贤正发来的,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督促他及时回到重庆述职,配合局座的指令行事。

    这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这么长时间以来,两位局座头一次意见和指令如此一致,从内容上可以明显的看出来,军统局高层意见统一,对此次清剿工作极为重视,看来自己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,没有半点推脱的余地。

    既然能够让两位局座如此心急,宁志恒可不敢怠慢,他决定尽快回到重庆,而且离开重庆将近一年的时间了,自己也该回去看一看了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能够尽快回到重庆,宁志恒决定不能走走私路线,这一路上就算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日夜兼程,也要花费不短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次清剿日本间谍的工作,需要花费的时间无法确定,如果进展得不顺利,迁延时日,自己离开上海这么长时间,也必须要有个好的借口。

    这个借口当然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用香港来说事最好,藤原会社在香港的分社,目前发展的极为迅速,自己完全可以找个借口,用视察管理的等理由,从容脱身,而且香港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日本人的势力范围,他们查证起来并不容易,尤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现在自己有了影子谭锦辉,只要把他调到香港打掩护,布置得巧妙一些,瞒天过海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就在宁志恒做离开准备的时候,在上海的一条街道上,一辆私人轿车停到了公园门口。

    上海法证大学的校长范钟夫从车上下来,他年约五旬,一身长衫,头发梳得一丝不乱,短须修理的非常整齐,目光从容,形象极为儒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前车门打开,他的司机陈洪敏也下了车,来到范钟夫的身边,开口问道:“先生,现在到处都乱,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我陪您进去吧!”

    范钟夫摆了摆手说道:“不用了,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和朋友们散散步,不会有什么问题,你在外面看好车,等我出来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了。”

    陈洪敏只好点头答应,范钟夫迈步向公园里走去,今天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休息日,他平时休息的时候,就经常和一些年纪相仿的朋友们在这处公园里聊天散步,已经成为习惯。

    范钟夫迈步向公园里走去,他和朋友们汇聚的地点还在前面的一处凉亭,到花园门口还有些距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从路旁闪过几道身影,几个青壮男子将范钟夫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范钟夫心头一震,他抬眼看去,只见这几个青壮汉子服饰统一,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身黑色的中山便装,心头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这身衣服他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清楚的,这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现在在上海恶名昭著的汉奸组织,七十六号特工们的服饰,这些汉奸恶棍在上海市区里横行无忌,到处抓捕抗日分子,犯下了无数血案,市民们无不视如狼蝎,避之唯恐不及。

    范钟夫镇定如常,沉声问道:“你们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为首的一个男子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目光阴狠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范钟夫,对照着手中的一张照片,冷声问道:“你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范钟夫?”

    这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专门冲自己来的,看来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躲不过了,范钟夫微微点了点头,答应道:“我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范钟夫,你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男子不再啰嗦,他眼睛紧盯着范钟夫,开口说道:“那就没有错了,我们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特工总部的,现在就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一挥手,其他的几个人上前就挟制范钟夫,将他拉向一旁。

    范钟夫不禁暗自叫苦,他不知道这些七十六号的特务们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怎么找到他的,但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们来意不善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肯定的,现在市民们都知道,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,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个吃人的魔窟,被抓进去的想出来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再说自己的身份特殊,绝不能就这样落入敌手,想到这里,他赶紧挣扎着,高声喊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,光天化日之下,难道你们敢绑架,简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他一边高声呼救,一边使劲挣扎着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的年纪已经大了,气力不济,那里能够挣脱这些特务的控制,这个时候,那个为首的特务眉头一皱,从腰间掏出手枪,指着范钟夫脑袋狠声说道:“你给我老实点,乖乖的和我们回去见我们主任,不然我现在就崩了你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附近的几名游客看见这些凶神恶煞的汉子,突然拿出了手枪,顿时吓得四散奔逃,如今上海的治安极乱,不时有枪声爆炸声响起,市民们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人心惶惶,现在一见到这个场景,哪有不跑的道理?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特务将布团塞进范钟夫的嘴里,让他不能呼喊,然后被特务们挟制着向公园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正在公园门口守候的司机陈洪敏也发现了情况不对,他看见几名游客急急忙忙跑出了公园大门,就赶紧一把抓住一个游客问道:“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那名游客忙不迭的回答道:“不得了了,有人搞绑票,都动枪了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甩开陈洪敏的手,飞快散开。

    陈洪敏顿时心头一惊,他立时想到了范钟夫刚刚进入公园,他赶紧飞快地向大门里面跑去,他不仅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范钟夫的司机,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范钟夫的随身保卫人员。

    因为范钟夫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上海地下党组织的重要人物,按照组织要求,身边必须要有保卫人员,专门负责应对突发情况,保护他的人身安全。

    陈洪敏很快看见前面几个特务挟制着范钟夫向外走来,心中暗叫不好,果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冲着范钟夫来的,他身形一侧,躲在一处花坛后面,轻轻的蹲下身子,从腰间掏出手枪,静等着对方靠近。

    他也一眼认出了对方黑色中山装的统一服饰,这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伪政府特工总部的特务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日本人扶植起来的,专门对付抗日人士的情报部门,坏了,一定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范钟夫的身份暴露了。

    特务们快步走近,很快就走过了花坛的位置,就在他们背对着陈洪敏的时候,陈洪敏迅速发起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抬手一枪,子弹准确地击打在一名挟制范钟夫的特务后背。

    就在第一声枪响的时候,为首的特务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本能的身形向一旁侧翻,一个标准的规避动作,身子贴着地面翻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紧接着,陈洪敏的第二枪又将另一名挟制范钟夫的特务击倒,这两枪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打在特务的后心处,当场就要了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陈洪敏的枪法精准,作战能力很强,不然也不会被组织挑选出来担任范钟夫的警卫员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其他几个特务才反应了过来,就算他们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好勇斗狠之辈,可之前不过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青帮的地痞混混,对于打架斗殴还算拿手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真正到了生死搏杀的瞬间,比之经过训练的特工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陈洪敏连发两枪,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有人在背后袭击了他们。

    顿时惊慌失措,一下子就四散躲避,各自寻找掩体,躲避身后枪手接下来的打击。

    范钟夫也马上明白过来,这一定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自己的警卫员陈洪敏在动手营救自己,他没有回头,直接向旁边的一处丛林跑去。

    陈洪敏开始的袭击很成功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对方毕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人多势众,在付出了两条人命的代价之后,马上就举枪反击。

    尤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为首的那名特务,反应极为迅速,他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第三行动大队队长邓明乡,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原中统局苏沪区的特工头目,当初被日本特高课在苏州抓捕后,很快就投敌叛变,后来被送到了上海七十六号特工总部,丁墨和李志群正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招兵买马之际,急需要这些经过训练的总统特工人员,于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很快邓明乡就被提拔为刚刚组建的第三大队的大队长,成为日本人和伪政府的一名爪牙。

    他和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手下不一样,他在中统苏沪区时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名特工头目,身手敏捷,战术能力也很不错,在第一时间躲过陈洪敏的袭击后,就马上向陈洪敏的侧翼迅速移动。

    陈洪敏看到范钟夫逃离,心中顿时大定,现在他必须全力拖住敌人,不能让他们有精力去追捕范钟夫,拖的时间越久,范钟夫成功逃离的可能就越大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他的藏身之处已经暴露,对方还击的子弹打在他身旁,不时溅起泥土和石块,激射在陈洪敏的脸上,痛的他咧了咧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也发现了一道身影向他的侧面移动,他心头一紧,对方的人多,如果不能控制射击的角度,自己很快就会被交错的火力击杀,他赶紧举枪射击,同时向公园深处转移,试图把敌人引入相反的方向,让范钟夫有机会向公园大口逃离。

    他边射击边快速移动,枪声在公园里响成一片,陈洪敏的实战经验丰富,总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能够在压制对方的瞬间,快速移动一个位置,掌握住交火的节奏,在邓明乡等几名特务的攻击下,不落下风,一时之间,处于焦灼的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