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17玩民国谍影 > 历史军事 > 17玩民国谍影 > 第七百章 说服平山(求月票)
    出手袭击平山次郎的正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直负责调查监视宁志恒的岩井之介。

    这几天来岩井之介专门去了一趟苏州城,接连发生了两次刺杀,在苏州城引起了很大轰动,其中的内情并不难调查,岩井之介将情况调查清楚,就赶回了上海向北冈良子汇报。

    北冈良子对岩井之介的命令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严密监视藤原智仁,并在其他势力之前找出平山次郎和宫田安寿的踪迹,她要以平山次郎和宫田安寿为质,以杀害当地驻军军官为由,威胁藤原智仁,让他出面支持土原敬二。

    岩井之介这几天一直跟在宁志恒身旁,暗中观察着周围异常情况,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,岩井之介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极为优秀的特工,他的谍报能力远超一般特工,最终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让他在仔细地搜索中,察觉了平山次郎的行踪,于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抓住机会突然出手,将平山次郎击倒。

    在确认了平山次郎的身份之后,岩井之介心中欣喜,他伸手从平山次郎的怀里搜出了一把南部配枪,小心地收好,这个时候一辆轿车停在他的身后,一个身形粗壮的男子下了车,两个人动作麻利地将平山次郎手脚捆住,用布团堵住嘴巴,塞进车后座,然后车辆发动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平山次郎此时心中一片灰暗,他没有想到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被人抓住,接下来的一切他都可以想象到,自己将被送往藤原智仁的面前,生命也将到达终点,可惜自己功亏一篑,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没有能够为兄长报仇,平山次郎为此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车辆停了下来,岩井之介和粗壮男子将平山次郎抬了下来,进入一处安全屋里。

    让平山次郎感到奇怪的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,出现在他面前的,并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想象中的藤原会社会长藤原智仁,而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位容貌俏丽之极的青年女军官。

    这位女军官正笑盈盈的看着他,并开口吩咐道:“把他解开!”

    岩井之介上前把平山次郎的手脚都解开,口中布团也去掉,平山次郎身上的手枪已经被搜出来,单凭搏斗技能,岩井之介可以轻松击倒平山次郎,并不怕他有任何反复。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上海土原机关的情报组长北冈良子,这一次特意把平山君请来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想和你好好谈一谈!”

    北冈良子笑容满面,娓娓而谈,这让平山次郎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稳定了心神,这才出声说道:“你们找我做什么?无非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把我送到藤原智仁那里,领取赏金罢了!”

    北冈良子摇头说道:“如果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要把你送给藤原智仁,我就不会这么麻烦了,好了,平山君,我们长话短说,我就想问恰17玩民国谍影】宄阄裁匆躺碧僭侨剩俊

    北冈良子要确定之前的猜想,要亲耳听到平山次郎的肯定回答。

    平山次郎一愣,他看了看北冈良子,看来对方和藤原会社并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伙的,不然根本不用费这么多口舌,直接把自己处置了就好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没有任何保留,把宫田安寿告诉他的信息,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北冈良子。

    果然和自己的猜想一模一样,北冈良子面带满意之色,她接着问道:“这些事情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谁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我兄长的好友宫田安寿,他和我哥哥自小相识,后来我哥哥驻守苏州,就写信给宫田安寿,让他从国内赶到苏州,开设了宫田商会,本来一切都很好,不久之前,藤原会社进入苏州,一切就都变了,最后我兄长被他们所害,还说什么反日分子,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可笑!你知道吗,我在杀白川英卫的时候,他还正和特高课和宪兵队的混蛋们饮酒作乐,他们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丘之貉!”平山次郎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北冈良子对此并不惊讶,藤原智仁在上海的做法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如此,宪兵司令部的部队就好像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的下属部队一般,随时听从他指令,特高课的人员也对藤原会社的走私熟视无睹,傻子都知道,这些人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伙的,可笑自己之前还天真地向佐川太郎揭发藤原会社走私,反而被狠狠训斥了一番。

    北冈良子再次问道:“宫田安寿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平山德本被杀,宫田商会被吞并,宫田安寿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当事人,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最直接的证人,自己必须要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平山次郎如何肯轻信于人,如果这些人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诓骗自己,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为了套取宫田安寿的下落,好斩草除根,消除后患,那自己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把宫田安寿白白送到对方的刀下。

    宫田安寿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兄长的好友,在逃亡之时还不忘通知自己,并将一半的财物送给自己,足见其诚信,平山次郎又怎么肯出卖他。

    平山次郎嘴角泛起不屑的笑容,淡淡地说道:“我不知道,你们也别想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平山次郎的表情清楚地落在北冈良子和岩井之介的眼中,他们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久经训练的优秀特工,一眼就看出平山次郎肯定知道宫田安寿的下落,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相信自己等人。

    北冈良子深吸了一口,语气放缓,沉声说道:“平山君,我对你绝无恶意,不然我完全可以用一些更恶劣的手段对付你,撬开你的口,相信我,那些手段足以把你变成一个白痴,你会把你知道的任何事情都告诉我。

    现在我把情况给你解释一下,我们土原机关早就想对藤原会社走私管制物资的行为予以制裁,藤原会社和你兄长所经营的宫田商会不同,藤原智仁把大批的走私物资运输到了中国占领区,极大的支援了中国军队,这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资敌行为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卖国行为,我们必须要查处!

    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藤原智仁的地位显赫,他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藤原家嫡系子弟,在高层各部门都有爪牙,我们没有真凭实据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根本没有可能制裁他,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,宫田安寿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最直接的证人,我需要你们一起作证,高层才有可能相信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平山次郎听到这里,用怀疑的眼光看向北冈良子,想要从她的脸上辨别出这番话语的真伪。

    北冈良子这番话说的极为真诚,义正言辞地好像一个卫道士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只有她心里清楚,她不过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把平山次郎和宫田安寿当做一个筹码,用来威胁藤原智仁的筹码。

    平山次郎犹豫了一会,突然开口说道:“我不用你们来处置藤原智仁,我也不相信你们,事情可以更简单一些,你们给我一支步枪,我亲手杀了他,为我的兄长报仇,也为帝国除害!”

    岩井之介在一旁不耐烦了,他上前一把抓住平山次郎的脖领,狠声说道:“就凭你,还要去送死吗?”

    平山次郎知道自己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岩井之介的对手,根本没有半点反抗,任由岩井之介将他按在墙上,冷冷地说道:“动手我不行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只要给我一把步枪,我绝不会再让他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枪法极为自信,深信再一次动手,绝不会失手,他对日本所谓的高层并不相信,他只相信手中的枪。

    北冈良子轻咳了一声,岩井之介这才把平山次郎松开,北冈良子再次说道:“平山君,我们的目标一致,为什么不试着相信我们呢,只呈匹夫之勇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成不了事的,有我们来出面,你什么风险都不用冒,只需要最后的时刻站出来作证就好了,再说你这样胡作妄为,我们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允许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北冈良子看着平山次郎的脸色有些松动,便接着劝说道:“这几天你也看到了,上海的街头巷尾,报刊杂志,都在高额悬赏抓捕你和宫田安寿。

    十万日元!足以让你们在这个大上海寸步难行,我可以肯定,如果你不告诉我们宫田安寿的下落,用不了多久藤原会社一定会找到他,他现在比你更危险,你告诉我,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保护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平山次郎顿时醒悟过来,如今宫田安寿就在上海法租界,如果时间耽误的长了,真有可能被人发现,出卖给藤原会社。

    平山次郎的眼睛眨了眨,终于点头答应道:“好,我就相信你一次,不过我发誓,如果我发现你在骗我,最后,我一定亲手杀死你!”

    他的的语气淡然,可越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这样,越让人感受到他内心的决绝,让北冈良子不由得心头一颤,但面上声色不变,她知道,其实到了最后,无论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藤原智仁妥协与否,平山次郎和宫田安寿的命运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注定的。

    “你会庆幸你的选择!”

    “法租界的松来宾馆,宫田君的中国名叫田安,他会等着我去汇合!”平山次郎终于和盘托出,说出了宫田安寿的下落。

    北冈良子不再耽误,她转身对岩井之介说道:“岩井君,调派可靠的人员保护平山君,他就留在这个安全屋里,千万不要回土原机关,影佐裕树和藤原智仁的关系不一般,不要走漏了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嗨依!”岩井之介赶紧点头领命。

    北冈良子快步出了房间,她挥手把自己的亲信吉本一郎喊了过来,低声在他的耳边嘱咐了几句,吉本一郎点头领命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