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17玩民国谍影 > 历史军事 > 17玩民国谍影 > 第五百六十三章 逼出口供(求月票)
    傍晚时分,报刊记者吕明羿正在自己的家中撰写明天的稿件,这个时候,门外的敲门之声,他只好放下了手中的笔,来到门前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外面站着一个戴着金边眼镜,文质彬彬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吕明羿,吕先生?”青年微笑着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吕明羿点了点头,答应道:“正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我!请问您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哪位?”

    青年笑着说道:“鄙人姓傅,傅良,慕名而来,特地来登门拜访,不知道方不方便?”

    吕明羿看着傅良一副斯文的样子,并没有提起丝毫戒备之心,他笑着转身让开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傅良点头示意,走进了房间,吕明羿将房门关好,请傅良进入客厅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吕明羿坐在傅良的对面,轻声问道:“不知道傅先生来我这里,有什么见教?”

    傅良轻轻地扶了扶眼上的金边眼镜,淡淡的一笑,开口说道:“这一次来拜访,确实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一下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我?”吕明羿心中一动,他们这些记者的又有什么能帮得上别人的忙?自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笔头上的事情,看来又有事情做了。

    吕明羿想到这里,心中欢喜,这可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捞浮财的好机会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要好好讲讲价钱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,什么事情尽管说,只要我能够帮得上忙,我不推辞!”

    吕明羿转身给傅良倒了一杯茶水,放到了傅良的面前。

    傅良道了声谢谢,再次说道:“那我就开门见山了,我想请吕先生在报刊上为我撰写几篇文章,内容我来定,每篇文章一百元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吕明羿心中大定,果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请自己当枪手的,给人当枪手的酬劳当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远远大于撰写稿件赚取的稿费,这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们这些记者们最喜欢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况且傅良给出的价格也远远大于行规,足以让吕明羿满意。

    吕明羿连连点头,爽快的答应道:“没有问题,傅先生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识货之人,你找到我这里,算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找对人了,吕某不敢夸口,投身报业十数年,笔头上的功夫不在话下,只要付得起价钱,黑的我能给他写成白的,白的让我能给他写成红的,绝对随你心意,包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傅良点头说道:“吕先生的笔下生花,我自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了解的,不然也不会找到府上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这样,我想找你写几篇文章,主要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揭露一下,一年多前,上海的棉花大亨傅耀祖,被人杀害在家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吕明羿听到这里,顿时脸色大变,他紧紧地盯着傅良,忽的站起身来,指着傅良问道:“你到底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什么人?你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付耀祖的什么人?傅耀祖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病死在家中的,怎么会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被人杀死的,简直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傅良这时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哈哈一笑,看着吕明羿惊吓的表情,戏谑的说道:“吕先生很紧张啊,怎么?好像你不太愿意挣这一笔恰17玩民国谍影】 

    吕明羿这个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,对方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来者不善,他身子后撤,向书桌靠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对面的傅良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掏出一把手枪,枪口对准了吕明羿,冷声说道:“吕先生,识相的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跟我走一趟吧,不然子弹无眼,伤了你的性命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过了不多时,穿着整齐的吕明羿老老实实地走出了家门,傅良紧随其后,来到街上将他推进了一辆轿车里,然后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而这同样的一幕,也在不同的地方上演着,当天晚上,岩井之介名单上的四位记者,都被日本特工们以各种方式抓到了他们的一处偏僻的安全屋里。

    岩井之介在这里准备好了各种刑具,将这四个人分别审问,这四个人不过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普通的文弱书生,当然难以经受得住这一套酷刑。

    很快就被这些特工们折磨的死去活来,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,就把岩井之介想要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岩井之介没有轻易地相信他们的话,他同样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个多疑谨慎之人,他开口吩咐道:“接着用刑,将刚才询问的问题重复询问,我要确认他们没有说谎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!”

    特工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,审讯一直到了深夜,直至口供完全核对无误。

    岩井之介最后来到了已经被折磨的血肉模糊,不成人形的吴子昂身边,冷声的问道:“吴先生,你很让我失望,说谎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没有用的,你看,所有人都指认你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最开始接触幕后人,并花钱收买了他们当枪手,也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说,只有你一个人见过那位幕后人,现在你跟我说一说,这位幕后人到底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谁?”

    吴子昂挣着血红的眼睛,苦苦哀求道:“你们饶了我吧,别再打了,那个人我真的不认识,他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找到我,拿出一笔恰17玩民国谍影】矗梦沂章虮ㄒ道锩婕钦叩鼻故郑细狄媛艄兜械氖虑椋颐钦庖恍械哪母雒挥凶龉庑┦拢∧忝且狄姹ǔ穑筛颐蝗魏喂叵担抑皇恰17玩民国谍影】拿钱办事而已!”

    吴子昂的哀求之声,并没有让岩井之介生起任何怜悯之心,他知道吴子昂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唯一的线索,自己必须要确保榨干他能知道的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岩井之介挥了挥手,手下的特工们将其他气息奄奄的三个人,都拖到了吴子昂的面前。

    岩井之介抓住吕明羿的头发,没有多说,一刀捅进了吕明羿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啊!”吕明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,这突然的一幕顿时把其他三个人吓傻了。

    很快吕明羿在地上痛苦地抽搐着,声音越来越沙哑,直至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施安和刘德本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吓得面无血色,他们虽然饱受酷刑,但从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,指望对方能够有所顾忌,不会伤害他们的性命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没有想到事情竟会如此严重,对方竟然真的下了毒手,取了吕明羿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子昂,你有什么就说出来吧,难道真的看着我们死于非命吗?”

    “姓吴的,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你搞出来的事情,你把我们害死了,让他们去找那个混蛋去报仇,我们都还能活下来啊!”

    吴子昂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惊恐万分,身子抖得如筛糠一样,无奈地叹了口气,沙哑着声音说道:“你们别杀了!我说,我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