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17玩民国谍影 > 历史军事 > 17玩民国谍影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整理收获(求月票)
    而就在二十分钟前,河本仓士的心腹随从栗田太郎,也正端着一餐盘精致的早餐,焦急的站在河本仓士房间的门口。

    河本仓士正常习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每天六点钟就起床,洗漱过后,六点半左右,栗田太郎就会将准备好的早餐送到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栗田太郎敲了很长时间的门,里面竟然没有半点回音。

    栗田太郎倒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没有朝别的方面想,他并不认为有人会潜入守卫森严的日本领事馆里面,暗杀河本仓士。

    他最关心的反倒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河本仓士的身体,这两年河本仓士的身体明显变得不好,特别容易疲劳,尤其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心脏梗塞的症状越来越重,为此栗田太郎多次向河本仓士建议,回日本国内治疗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河本仓士都拒绝了。

    就在前几天,河本仓士又一次心脏病发作,再次晕厥了过去,而且比以往两次都时间都长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长时间的敲门没有回应,栗田太郎就隐隐有不好的预感,他的心里越来越不安。

    不能再等了,他赶紧转身去向领事馆的总领事中岛诚司。中岛诚司听到栗田太郎的报告,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敢耽误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这个河本仓士公开的身份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领事馆的参赞,但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真正身份却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整个杭城地区日本情报组织的首脑,地位非同小可,绝对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河本仓士的人身安全绝不能够忽视,中岛诚司马上带着一众手下赶到河本仓士的房间外面。

    中岛诚司这时候又有些犹豫了,他再次确认问道:“栗田君,你能确定河本先生真的在房间里面吗?”

    栗田太郎微微躬身回答道:“总领事阁下,我能够确定,昨天晚上我把河本先生送回了房间才离开的。而且先生不到哪里,都会安排我同行,他不会一声招呼都不打,就独自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中岛诚司想了想,点头说道:“栗田君,你也知道,你们情报部门的规矩多,河本先生的房间本来不应该擅自进入的,不过今天情况特殊,我们就顾不得的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转身对身边的几位武官说道:“马上把管野医生叫来,你们强行撞开房门。”

    管野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常驻领事馆的日本医生,中岛诚司也知道河本仓士的身体不太好,把医生喊过来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一名工作人员赶紧去请管野医生,剩下的几名武官一齐用力撞击房门。

    这扇房门的质量很好,几名武官花费了很大力气,才终于将房门撞开。

    栗田太郎高喊了一声:“大家不可以进入,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我先进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栗田太郎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跟随河本仓士多年的老特工,虽然急切之间有些失措,但很快就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如果河本仓士真的出了意外,那么以河本仓士的特殊身份,特高课本部一定会仔细调查原因,那么作为事发的现场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要必须维持原状的。

    中岛诚司和几位武官一听赶紧收住脚步,他们只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外交人员,同样对情报部门也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颇为忌讳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愿意纠缠其中的。

    栗田太郎看了看屋子里的情景,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,但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他知道河本仓士一定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出了意外了,不然门外这么大的动静,早就应该惊醒了。

    他几步就进入了卧室,就看见河本仓士静静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!”栗田太郎急切的喊道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河本仓士根本没有半点反应,他轻轻地伸手放在河本仓士的鼻孔处,过了半晌,终于失望至极的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!”栗田太郎哀声呼喊,不由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但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栗田太郎很快的控制住情绪,他快步回到房门口,对中岛诚司汇报道:“总领事阁下,河本先生已经去世了,我想请管野医生查看一下死因,同时上报特高课本部,请本部派人来具体处理此事!”

    听到河本仓士真的出了意外,中岛诚司不禁心中一苦,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河本仓士的身份特殊,以后得麻烦事肯定少不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点了点头说道:“当然可以,请栗田君你尽早安排特高课本部的情报官来接手处理,毕竟我们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同一部门,很多事情都不方便,我想你也明白的!”

    栗田太郎也知道中岛诚司这些人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想惹事上身的,他也低头说道:“嗨依,我很明白您的意思,我现在就上报本部,请您封锁住现场,任何人不得进入,同时封锁领事馆,进行必要的搜查,看有没有人潜入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马上下令!”中岛诚司马上点头,转身对身后的武官大声命令道:“马上封闭大门,组织人员对领事馆进行全面搜查!”

    “嗨依!”身后的几名武官齐声答应道。

    宁志恒带着一行人迅速赶回了宁家大院,一进门,宁志恒就对柳同方说道:“同方兄,马上给我找来一个绝对可靠的日文翻译,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柳同方一听就知道宁志恒的这一次去,还有别的收获,能够从河本仓士的身边窃取回来的情报,肯定不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般的情报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顿时也兴奋起来,如果真的有大收获,那么作为地主的杭城站,一定会从中获取不少的好处,这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好事啊!

    柳同方急忙点头称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,说道:“明白了,我马上就去找,很快就可以把人给你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再强调一下,必须绝对可靠!”宁志恒再次确认道,自己带回来的那份名单如果和他猜想的一样,真的就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杭城日本谍报小组的成员名单,那么绝对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件惊心动魄的大事了,那么任何接触名单的人必须要绝对保密,不能出一点问题。

    柳同方听到宁志恒再三交代,知道事情一定很重大,他再次点头确认道:“明白了,你放心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转身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宁志恒这时又对身边的人说道:“我去书房,有很重要的事情,任何人不得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!”众人齐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宁志恒进入书房,第一件事赶紧把河本仓士脑海中第三副画面,里面与河本仓一个对座的那位男子的画像画下来,能够让河本仓士这个级别的谍报头目临死前还惦记的人,一定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个很重要的人物,这个人的身份他会想办法找出来。

    他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把画像描绘出来,并仔细收好。然后将将门窗都关好,当作暗室,开始冲洗微型相机里面的底片。

    孙家成和赵江就在书房外面守候着,直到宁志恒结束手中的工作,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组长,柳站长已经带着一位翻译等在客厅里面了。”孙家成上前汇报道。

    宁志恒点了点头,柳同方的动作倒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很快。他快步来到客厅里,就看见就柳同方和一名青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等候着。

    “志恒,你出来了,”柳同方看见宁志恒进来,赶紧站了起来,抬手向身旁站立的青年男子示意,“这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易华安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杭城站的日文翻译。”

    宁志恒点点头,他再三强调需要绝对可靠,柳同方能够把这个人带来,那就应该没有问题,他将手中的一叠照片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马上把这些照片都翻译出来,并加以整理,恢复成文件,就在我的书房里进行,这段时间你不能离开宁家大院,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会有人陪同,没有问题吧?”宁志恒对易华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,卑职明白!”易华安赶紧立正回答道,柳同方早就提前告诉了他,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青年,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南京总部派下来的专员,自己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他的安排。

    易华安接过那叠照片,宁志恒指了指赵江吩咐道:“你带两个人去全程陪同,直到他将所有内容翻译出来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!”赵江立正领命,带着易华安进入书房。

    “志恒,这一次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有重大的收获吧?方便透漏一下吗?”柳同方笑着问道,他这一路回去的路上,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,越想越觉得这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一次好机会,他现在实在忍不住要问一下。

    宁志恒皱了皱眉头,开口说道:“我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在河本仓士的房间里有些收获,不过全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日文,我也不知道具体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什么内容,不过能够和河本仓士扯上关系的,都不会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小事情,等内容翻译出来再说,倒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这个易华安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什么来历,给我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以宁志恒谨慎多疑的性格,对任何事情都持有怀疑的态度,何况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这一次情报确实很重要,自己又不懂日文,如果这个易华安真有问题,在翻译的时候做了手脚,自己也看不出来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有原始底片在手里,也不怕有人在其中捣鬼,他对杭城军事情报站一直就不太信任,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在杭城军事情报站露过面,除了柳同方和权玉龙,他不和任何人接触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还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不够谨慎,应该再安排一个日文翻译,分别翻译出来之后两相对照,才能确保万无一失,可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那样知情人又多了一个,真的是【17玩民国谍影】很麻烦啊!